返回首頁 │  台北市文化基金會 │  聯絡偶們 │  網站地圖 │ 
訂閱電子報: [ 訂閱 | 退訂 ]
简体版 繁體版 English
 
專欄報導
更新日期:2010年10月20日

台灣布袋戲的夢工廠:小莊木偶工作室 - 莊培松大哥專訪


工作室素描

圖說

圖說
 
 在一堆名片當中,很難不對這張多看兩眼,上頭寫著「傳統布袋戲偶批發 - 莊培松」,底圖竟然是「黑白無常」兩尊布袋戲偶的照片,看起來有點詭譎的氣氛,到底這張名片的主人會是個甚麼樣子的人?為了滿足好奇心,我來到「小莊木偶工作室」尋找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沿著窄窄的樓梯走上三樓,我馬上被玲瑯滿目的各式物品所吸引,其中布袋戲占了很大一部分,縮小版的衣架吊著花花綠綠的布袋戲衣服,地上的一角擺放著的各式各樣的製作工具,成品的偶戲頭及未上色的木偶頭依序陳列,布偶的木頭小手和木頭小腳像小積木一樣分類。這裡就是一個小型的布偶加工廠,每一個零組件都等待著被組合成一尊完整的布偶,等待著被賦予新的生命。「嗨!」小莊大哥親切的招呼我坐在復古的長板椅子上,放了懷舊的老歌,沏了一壺飄香的普洱,點了檀香,整個工作室讓人覺得置身在民宿,一切如此優閒,忘了窗外都市繁忙的塵囂。 
        

十年經驗談

圖說

        看我對四周的「零組件」這麼好奇,小莊大哥開玩笑的說:「自己逛,自己拿,就像大賣場一樣,最後再來我這裡結帳就好了!」我問:「這麼多種布袋戲配件,有偶頭、有兵器、有帽子、有衣服.....等等,你怎麼記得哪個配哪個?」小莊大哥輕鬆的說:「這行都做了十幾年了,哪有不知道的!」我問他十年前,怎麼決定要做布袋戲偶批發這個行業的呢?小莊大哥想了想說:「當年,我帶著全身所有的積蓄十四萬,一個人飛到大陸開始經營布袋戲的事業,有點像布袋戲進口商,帶著「原料」回到台灣加工銷售,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經驗累積以後,我現在可以做設計研發的工作,讓大陸的工廠為我量產及加工,再進行銷售,而現在的規模,大約有13組的團隊在大陸幫我製作,我來負責銷售。

天生下來做生意的

        整個工作室看來看去,就只有小莊大哥一個人,我忍不住問:「全工作室就你一個人?沒有助理或是銷售業務嗎?」小莊驕傲又搞笑的說:「校長兼撞鐘,一個人全包了!我自己一個人銷售業績就不得了了!」我有點不敢相信,因為以現代的角度來看,這個工作室的確一點也不先進,令我驚訝的是,沒有一台電腦設備,這樣業績會好嗎?小莊大哥為了證明他不是吹牛,拿出了手工紙本的業績銷售紀錄表,上面用不同顏色的原子筆畫出每月銷售的數線圖,他說:「我每月都記錄得很詳細,淡旺季都很清楚,旺季就衝業績,賣布袋戲偶。淡季就進行產品研發,一直要創新才會有新的市場。」這個一人的工作室,他是老闆,也是設計部門,也是品管部門,也是銷售部門,更是公關部門。他接著說:「我天生下來就是做生意的料,但我的原則是交朋友、有信用,我從不勉強別人買東西,以一種誠信的態度跟客戶交往,所以在布袋戲的批發界裡,幾乎人人都認識小莊,也知道跟我做生意絕對是妥當的,這樣生意才能做長久。」他用他台南人道地台語,繼續說著他的經商哲學:「做這行就是要眼光精準,知道開發什麼偶的衣物或飾品有市場,這樣才能有源源不絕的創意,如果我沒有經商,應該會是去學設計吧!」他笑笑的一邊說,一邊拿出設計手稿給我看,有刀劍兵器、有頭盔帽飾……儼然像個玩偶兵工設計研發部,小莊大哥細心的跟我解說一些專業的小細節,例如文生跟武生的手有所不同、各種角色的鞋子也不能張冠李戴…等等,真的讓我大開眼界,原來小小的布偶裡,有這麼多大大的學問。

小莊大哥與他的家人

        正當我們聊得盡興的時候,突然一隻小狗衝進工作室,原來是小莊大哥養的寵物,長得跟「家有賤狗」的賤狗一模一樣,小莊大哥幫他取名為BOW,熱情的BOW在我們的身邊繞來繞去,希望主人抱抱,小莊大哥抱起BOW跟我說:「他就像我的家人一樣,我另外還養了兩隻狗,都是我工作室的成員,雖然不會幫忙工作,但都會陪伴我。」我問到:「除了小狗陪伴以外,家人沒有幫忙你一起工作嗎?」小莊大哥說:「我太太是一位國小老師,我們平常各忙各的,但是我需要趕貨出貨的時候,他都會來幫我的忙,我很感謝他一直默默支持我!雖然他對布袋戲不像我這麼著迷,但是他的老家是經營神像官帽的製作工廠,所以他對我的工作性質也很了解,讓我無後顧之憂。」小莊大哥露出幸福的表情,我問說:「對於你太太的支持,你有過什麼浪漫的表示嗎?」小莊大哥從旁邊櫃子上抽出一疊的照片,每一張都是他跟太太的合照,特別的是,兩人都拿著布袋戲偶,造型各異,小莊大哥說:「這就是我們的浪漫吧!我們每年都會去婚紗像館照一張結婚紀念照,並且同時展示出我當年所設計的布袋戲偶,這個特殊的結婚紀念方式,已經變成我們的每年一定要去做的一件事了。」這種浪漫,應該有只有像他這樣的布袋戲達人想得出來吧!

對布袋戲未來的工作願景

圖說

        我請小莊大哥做些他平常工作的內容,讓我拍幾張照片刊登,他爽快答應,席地而坐,拿起小木手小木腳開始拼組布袋戲玩偶,看他專注的工作,我感受到他對這份工作的熱情與投入,我問他:「你對於這份工作未來的願景是什麼?有什麼目標嗎?」他立刻回答:「成立一個博物館啊!布袋戲博物館!」因為他的不加思索,我知道這個目標已經在他心裡埋藏已久了,他繼續說:「我在台南老家有一個店面,而布袋戲博物館也一直都在籌備當中,將來我要將我所有的收藏,還有我所開發的所有道具配飾,以及這些年來的經驗好好整理,然後成立一個布袋戲博物館。讓我所喜歡的東西繼續傳承下去,讓更多的人可以參觀,可以了解。」以他的熱情跟專業,我知道這個理想就在不遠的前方,他豪邁的承諾:「當我的博物館成立的時候,我會將你們這些好朋友的名字刻在牆上,到時候只要牆上有名的人,一律免費入館參觀,由我招待。」小莊大哥就是這樣一個豪邁的人,充滿義氣和人情味,跟他聊天相處總是愉快的。

對布袋戲未來的工作願景

圖說

        雖然他自許為生意人,但一點也沒有唯利是圖或銅臭味的感覺,整個訪談過程就像一個很親切的大哥在跟我分享一些人生道理,而且每句都很受用,他說:「在生意場上打滾久了,很多長輩都很提攜我,照顧我,現在自己有些能力,也希望能幫助一些年輕人,讓他們喜歡布袋戲,傳承布袋戲,就像當初的自己一樣。而我做生意的原則就是誠與信,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的個性。」他拿出他的名片,「所以我的名片上印的是「黑白無常」兩尊布袋戲的照片,他們就是用生命維護自己信譽最好的代表。」這時,我的疑惑得到了解答,也領會到他的人生哲學。

        離開工作室時,我的心裡是充實的,原來,從布袋戲偶跟布袋戲的經營上,可以學到這麼多學問跟道理,除了傳承文化的使命,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人生累積並留下一些值得驕傲的事情,我期待小莊大哥的博物館早日成立,並且小莊大哥與偶戲館的緣分也將未完待續。